同学之母我的妻- 第18章

校园小说   2021-06-11   加入收藏夹

  第二天早上,从干妈怀里醒过来的王钢,小心翼翼的吐出被自己含了整整一夜的乳头,见干妈睡得香甜,不愿打扰她的王钢便轻手轻脚的溜下床,走到卫生间冲起澡来,刚洗了没一会儿,打着哈欠的沈桂华便闯了进来,迷迷糊糊跟王钢道了声早安,然后便把性感的小内裤脱到膝盖处,撅起屁股坐在马桶上,嗯嗯啊啊一通排泄,刚起身打算擦屁股就被王钢一把拉进淋浴下,猝不及防湿透了的沈桂华下意识的尖叫了两声,旋即便被一张热乎乎的大嘴堵住了嘴巴,感觉到一双大手直直的探进睡衣里擒住了两枚乳房,半睡半醒的沈桂华这才彻底清醒过来,无奈的踮起脚尖迎合起爱人的热情,很快,呢喃的呻吟声在浴室里此起彼伏的响起,当王钢最终心满意足的把软下来的鸡巴从干妈的嘴里抽出来时,瘫坐在地上的沈桂华,这才娇喘着长舒了一口气,张开双臂,撒娇的让情郎将自己搂在怀里,大张双腿,享受起情郎无微不至的体贴服务来。

  洗完澡,吃过早饭,神清气爽的沈桂华这才想起昨天收到的名片,偎依在爱人的怀里打通了名片上的电话后,一个自称周律师的中年男人在电话告知了沈桂华一个惊天动地的消息,儿子孙林死了。

  半年前,就在沈桂华跟着王钢前往深山里的同一天,惶惶不可终日的孙林坐上了飞往澳大利亚的航班,结果飞到太平洋上空时,因为发动机失灵导致空难发生,包括孙林在内的192人全部遇难,无人幸免,因为出事飞机属于澳洲航空,澳洲政府给予了每位乘客高达70万美元的补偿,折合人民币接近500万,作为孙林的母亲,沈桂华是唯一受益人,但是因为找不到她,这笔钱至今未能如数发放。

  电话最后,周律师让沈桂华尽快带起相关证件来事务所领取赔偿金,沈桂华机械的应了几声后,失魂落魄的挂断电话,虽然孙林给她带了巨大的,难以弥补的创伤,但是那毕竟是自己辛苦养育了十几年的儿子,刹那间得知就这么没了,沈桂华多少还是有些不适应。

  看到干妈失态的表情,王钢在心底哀叹了一声,果然讲究死者为大,既然孙林已经死了,那曾经的恩怨自然是一笔勾销,而且细细想来,孙林之所以落到如今的地步,跟自己的介入也实在脱不了干系。

  在王钢的柔声抚慰下,渐渐从悲伤中清醒过来的沈桂华,看着体贴温柔的爱人,心中没来由的感到几分愧疚和暖意,此时她虽然因为儿子的离去感到有些伤感,但却并不感觉有多么难受,毕竟孙林临走前带给她的痛苦远大于幸福,而王钢又潜移默化的代替了孙林做为儿子在自己心中的形象,所以沈桂华很快便收拾好了心情,并愈发的珍惜自己和王钢相处时的每分每秒。

  下午,王钢陪着沈桂华去了律师事务所办理完赔偿手续,周律师虽然既疑惑沈桂华的年轻,又疑惑她的淡定的表情,但确认信息无误后,还是给沈桂华开具了相关文件,几天后,四百六十多万的巨款进入了沈桂华的账户,出于对这笔意外之财的谢意,在王钢的劝说下,沈桂华不情不愿的来到公墓祭拜了儿子一番。

  那天正值下雨,前来祭拜的人非常少,孙林的墓又修在新开发的一处墓群处,更是人迹罕至,一袭黑衣的沈桂华面无表情的烧纸,倒是王钢不痛不痒的说了几句惋惜的话,祭拜结束后,沈桂华突然对着墓碑说,虽然他是自己的儿子,但是自从他对自己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后,自己便再也没有把他当成自己的亲人,今天之所以来祭拜,完全是出于大儿子的好意,从此以后,她只有王钢这么一个儿子,她也绝对不会再来祭拜孙林,而且仿佛上为了发泄压抑在心中多年的不满,沈桂华对着儿子的墓碑,原原本本的把自己和王钢的感情经历说了一遍,话语中透露着对孙林浓浓的失望和不满,说到最后,沈桂华一脸幸福的抚摸着自己的肚皮,说自己已经成功的怀上了王钢的骨肉,再过几个月就可以为泉下有知的孙林添个活泼可爱的弟弟或妹妹了,若是孙林真的泉下有知,不知会不会从太平洋底暴怒着跳出来。

  看出干妈在发泄情绪的王钢,为了让干妈发泄的更酣畅淋漓,便从身后搂住她迷人的娇躯,隔着衣服揉捏着干妈鼓胀的大奶子,看着墓碑上孙林的照片说,自己既然是妈妈的儿子,便也算是孙林的哥哥了,现在孙林走了,做为哥哥,以后一定会好好替弟弟照顾母亲的,不光是在生活中还是在床上,都一定不会让母亲失望。

  这一番话说的沈桂华心花怒放,意乱情迷,感觉裤裆已经湿润了的她见四下无人,便大着胆子褪下黑色的襦裙和打底裤,露出洁白光滑的大屁股,双手撑在儿子的墓碑上,用婉转的呻吟哀求王钢在大庭广众之下奸淫自己。

  王钢着实被干妈的大胆吓了一跳,但是在如此刺激的环境下,面对如此性感撩人的干妈,好久没有尝到肉味的王钢也按捺不住了,抽出鸡巴捅进干妈湿漉漉的阴道时,王钢还想着只是象征性的抽插几下,但是干妈迷人的阴道有着无比神奇的魔力,让他一插不可收拾,好在他还惦记着干妈肚子里的孩子,没敢用力过猛,一手撑着大伞,一手扶着干妈柔软挺翘的屁股,抽插了足足二十多分钟。

  当浓浓的精液射进干妈的阴道后,两人不约而同的发出快慰的呻吟,强忍着腿部的酸麻,沈桂华蹲下身子,细心的用口舌把鸡巴上的黏液舔嗦干净,然后对着儿子的墓碑吞咽干净,心满意足的表示自己最喜欢吃大儿子的精液了,这时,一阵山风吹过,将孙林墓碑旁的一棵松树吹得呜呜作响,就好似是孙林发出的悲鸣抗议一般。

  沈桂华闻言冷笑着站起身,将两人的衣物整理好,最后对儿子的墓碑说,就算他化成厉鬼也别想拆散了自己和王钢,自己这辈子生是王家人,死是王家鬼,从今天开始,她要和过去的生活彻底一刀两断。

  沈桂华确实是个说到做到的女人,回家后,她就把所有跟前夫和儿子有关的东西全部都扔了,一门心思的做起了王家的媳妇,两人除了在法律上还不是合法夫妻外,已经跟天底下任何一对夫妻别无二样。

  数月之后,年关以至,王钢冒着大雪,带着刚刚有些显怀的干妈回了老家,这次回家是沈桂华劝说了很久王钢才同意的,他早就想好了,如果父亲再敢对自己的女人出言不逊,他就真的再也不回来了。

  提着年货刚要进门,王爸爸就用佝偻的身形将门堵住了,对于恨铁不成钢的儿子和不请自来的沈桂华他自然没有好脸,直到王钢理直气壮的告诉他,沈桂华已经怀孕了,王爸爸才面带讶然,极不情愿的将一口一个爸叫得极为亲热的沈桂华迎进屋内。

  与上次见面相比,此时的沈桂华显得年轻美艳的多,跟成熟的儿子站在一起也似乎没有那么不般配了,加上看到沈桂华毛衣下微微隆起的小腹,王爸爸只好捏着鼻子默默接受了这个比自己小不了几岁的儿媳妇。

  为了提高自己在未来公公心目中的形象,沈桂华再三阻止了王钢的帮忙,一个人在农村的土灶前忙前忙后,可是因为不熟悉土灶的用法,结果弄得厨房里乌烟瘴气,咳嗽不断,看着坐立不安的儿子,王爸爸无奈的在心底骂他没出息,加上他也担心未来孙子出现问题,便催促着王钢去帮忙。

  得令的王钢赶忙两步作一步窜进厨房,将脸颊沾灰,额头冒汗,一脸尴尬难为情的干妈解救出来,见到自己彻底搞砸了,沈桂华羞窘的差点哭出声来,好在有王钢的及时安慰,她才抽噎着吞回眼泪,跟在王钢身后重新回到厨房。

  有了王钢的帮忙指导,沈桂华终于摸到了土灶使用的诀窍,虽然王钢在指导的同时不时的对她毛手毛脚,但厨艺本就十分出众的她最终克服了重重阻碍,弄出了一顿丰盛的年饭,看到王爸爸尝了几口饭菜后满意的点点头,沈桂华不禁冲着紧握着自己手的情郎开心一笑,满心欢喜。

  晚上,沈桂华留宿在王钢的房里,虽然房间陈设简陋,寒酸的只有点灯可以算作电器,但是沈桂华却丝毫没有介意,当炭炉将室内的温度拔高后,听爱人说了半天有关他童年缺乏母爱的苦难经历的沈桂华,泪光琳琳的敞开外衫,掏出两枚似乎又丰满了一点的大奶子托在掌心中,一脸慈爱对王钢说,对不起,妈妈错了,妈妈现在就来补偿你。

  王钢痴痴的看着在昏暗的白炽灯下,干妈那张若隐若现的脸蛋,在这个贯穿了他整个童年时期的房间里,王钢仿佛回到了小时候做梦里的场景,那时候的他无比希望有一天,母亲能够重新回到自己身边,现在虽然此母非彼母,但这个母亲所能给予自己的却绝对比亲身母亲还要多得多。

  饱含着热泪,王钢激动的咬住干妈熟悉的大奶头,轻轻的用舌头裹住用力嗦吮,沈桂华爱怜的捧着干儿子的头颅,将他的后脑枕在自己的大腿上,耐心而又温柔的托着双乳给他喂奶,这一刻,她突然有种被亲妈附身的奇妙感觉,越看越觉得王钢就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带着无比的宠溺和喜悦,沈桂华完全沉浸在这幅宁静温馨的画卷中。

  随着炭火发出的轻微噼啪声,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沉浸中幸福中的两人除了越来越沉重的呼吸声外,再没有发出半分异响,突然,王钢感到嘴巴里流入了一股散发着浓香的液体,似牛奶,但比鲜奶稠,比酸奶稀,而且初入口感觉腥气较重有点冲,几乎难以下咽,但是当吞入腹中后,残留在嘴巴里的浓郁香气久久的无法散去,回味悠长。

  人奶?王钢惊讶的吐出干妈湿漉漉的大奶头,惊讶的失声问道。

  正沉浸在泛滥的母爱欢愉中的沈桂华,闻声迷迷糊糊的咦了一声,看着满脸讶然干儿子,下意识的反问了一句什么,然后才明白过来对方在说是好么,虽然她下意识的想要摇头说不可能,毕竟她怀孕至今满打满算也才四个月的时间,怎么可能有奶水,但是在听到王钢又一声惊喜的叫声之后,沈桂华才惊讶的看到自己两枚乳头同时分泌出两道浊白的乳线,张大的嘴巴顿时半天都合不拢。

  生怕奶水白白浪费了的王钢,顾不得干妈的惊讶,连忙探首将一枚溢奶的乳头含在嘴里,用力的裹唆起来,另一枚乳头则被他握在了手心里,有节奏的挤压揉捏,很快,整个掌心都被奶水浸的湿透了。

  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能这么早就出奶,但是沈桂华猜不透后也懒得去细想了,反正看王钢的样子是十分喜欢自己奶水的,既然这样就够了,早出晚出都一样,管那么多干嘛。

  打着糊涂心思的沈桂华感觉双乳没有任何不适后,便放下心,一边爱怜的劝王钢不要着急,免得呛奶,一边拿出当年喂奶的架势,托起乳根轻轻按压,将奶水尽量的往干儿子嗷嗷待哺的口中挤。

  如此这般来回交替着吮吸了约莫五分钟,沈桂华的胸部虽然依旧鼓鼓胀胀的,但是却再也吸不出半滴奶水来,王钢意犹未尽的将掌心中的奶水舔干净,激动的表示奶水非常好喝,明天他还要喝。

  面对贪吃的干儿子,沈桂华和蔼的笑了起来,托起乳房轻轻的拍打着他的脸颊,笑着说,好好好,只要你喜欢吃,妈妈以后天天给你喂奶。

  王钢闻言开心的在干妈的肥乳上轻轻咬了一口,将脸埋进她深邃的如沟里,得意的笑着唱起了有妈的孩子像块宝,还故意把歌词改成了有奶的孩子,结果惹得沈桂华娇笑不止。

  一番亲昵的嬉闹之后,沈桂华脱光了衣服爬上床,自从上次的公墓性交后,两人又恢复了正常的性行为,只是王钢不敢再像以前那般横冲直撞了,每次抽插时既温柔又小心,半个月前去做产检的时候,医生说孩子在子宫里发育非常良好,更是让王钢吃了颗定心丸,做爱时不用再顾虑重重,可以尽享两情相悦的鱼水之欢。

  将干妈两条浑圆结实的大腿扛在肩头,王钢小心翼翼的将肉棒一点一点的捅进干妈热乎乎的阴道里,虽然两人性交了也不知多少回,但是干妈的阴道依然非常紧致,一抽一插间曼妙无穷,快活的他忍不住连连叫好,沈桂华更是不必多说,每次做爱必然是呻吟的十分过瘾,在大山里生活了半年的她,在王钢的调教下,养成了爱叫床的好习惯,要不是考虑到未来公公就睡在隔壁,沈桂华高亢的呻吟几乎能把房顶给掀翻了。

  饶是沈桂华已经充分考虑了公公的感受,但是儿子屋里沉重的喘息和压抑的呻吟,还是一字不落的落进了王爸爸的耳朵里,可怜他自从老婆跑了以后就再也没有碰过女人,此刻在儿子和儿媳欢好之声的刺激下,他哪里还能忍得住,尴尬的在黑夜中掏出一根不比儿子小多少的大鸡巴狠狠的套弄起来。

  带着欢愉后的疲惫,沈桂华一觉睡到天亮,醒来后看到酣睡在自己怀中的王钢,不禁面露温柔和蔼的笑意,虽然这个男人是自己肚子里孩子的爹,但是不知为什么,她现在越来越习惯把他当成自己儿子看,甚至有时候在做爱的时候,还会产生像乱伦一般的快感,实在是羞得让她说不出口。

  想让干儿子多睡一会儿的沈桂华,轻轻的溜下床穿好衣服,因为穿衣时感觉到下体干涸的精液让她十分难受,所以她便打开门去了厨房,准备打点热水清理下下体,一进厨房就看到正在准备早饭的公公,沈桂华赶忙恭敬的打了声招呼,然后抢着把做饭的活拦了下来,王爸爸若有所思的站在一旁看着未来儿媳丰满的大屁股和轻轻摆动的乳房,不得不暗自羡慕儿子的好命,为了避免自己当众出丑,趁着裤裆里的鸡巴还未完全硬起来,王爸爸找了个借口转身回屋了。

  烧好早饭,沈桂华打了盆热水回到屋内,将酣睡的王钢唤醒,温柔的帮他洗了把脸,然后就着剩下的热水,把下体擦拭了一边,但是还没等她提上裤子,一直在旁边欣赏美人洗胯的王钢便猴急的将她抱起来放到床上,虽然沈桂华一个劲的说早饭已经烧好了,但是精虫上脑的王钢哪里还顾得上吃早饭,扶着干妈的大肉臀便从后方直贯而入,捅得沈桂华一佛升天二佛出世,飘飘忽忽的直登西方极乐净土,爽得她事后连爬下床的气力都没有,当真是好不羞人。

  等王钢服侍着干妈穿好衣服从屋里出来后好一会儿,才看到自己的父亲从屋缓缓的走出来,沈桂华自然是连忙热情的招呼公公来吃饭,却哪知王爸爸只是表情冷淡的看了她一眼,旋即摇摇头说没胃口,然后便一拐一瘸的出门去了。

  看到公公如此冷淡,沈桂华不由叹了口气,小声的询问王钢是不是自己哪里做的还不够好,王钢正对父亲冷漠感到生气,闻言便让沈桂华不要理会这个怪老头。

  过年期间,王钢所在的村落里比平时多了几分人气,往日里村里除了几个老头老太和懵懂幼童外,几乎见不到年轻人,这会儿外出打工的年轻人陆续回来了不少,不过比起往年还是要冷清一些。

  趁着这难得的亲戚团聚的机会,王钢带着沈桂华一一拜见了七姑八嫂,大伯小叔,为了博取王家亲戚的好感,已经把自己定位成王家儿媳的沈桂华,不顾王钢的反对,给每家每户都准备了一个厚实的红包,俗话说,吃人嘴短拿人手短,见沈桂华出手大方,人又漂亮懂事,王家亲戚自然是对她交口称赞,唯独王爸爸对这个儿媳不置可否。

  父亲的态度惹恼了王钢,大年初三刚过完,他就气呼呼的带着干妈离开了,看着儿媳性感的背影逐渐消失,一直面无表情的王爸爸这才长舒了一口气,暗想儿子这是从哪里找来的妖精,实在是太勾人了,这几日里,每晚偷听儿子屋里动静的王爸爸,都快手淫到虚脱了。

  把大门紧闭,王爸爸蹑手蹑脚的钻进儿子的屋,虽然屋子里空无一人,但他似乎还能闻到一股若有若无的清香,兴奋的王爸爸露出猥琐的笑容,脱掉裤子爬上儿子的床,想象着儿媳风骚撩人的媚态,快速套弄起硬胀难惹的鸡巴来。

  沈桂华自然不知自己已经沦为了未来公公的意淫对象,虽然这次回乡并没有彻底得到未来公公的认可,但是也算是默许了自己的存在,加上王家亲戚们所表现出的热情,沈桂华觉得收获还是很大,虽然情郎负气离开让她觉得王钢有些孩子气,但她很明白,情动这么做完全是不想自己受到委屈,感激的她在回城后自然是主动投怀送抱,用满腔的情意和温柔来化解爱人心中的不满,只惹得那满室春晖,芳香撩人。